如果专利保护抑制了创新,我们为什么需要它?
来源:混沌研习社 | 作者:chaocheng | 发布时间: 2017-04-05 | 152 次浏览 | 分享到:
有人说,专利保护是天生的恶法:它在鼓励个人创新的同时,抑制了知识的传播和分享,抬高了市场竞争的成本。北大国发院教授薛兆丰在混沌研习社的课堂上和我们分享了他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专利背后的故事就在于说,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抑制竞争就是不好的。有的时候,它可以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
薛兆丰 北京超成律师事务所

有人说,专利保护是天生的恶法:它在鼓励个人创新的同时,抑制了知识的传播和分享,抬高了市场竞争的成本。


北大国发院教授薛兆丰在混沌研习社的课堂上和我们分享了他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专利背后的故事就在于说,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抑制竞争就是不好的。有的时候,它可以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


演讲者|薛兆丰(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我们都鼓励充分竞争。那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专利保护是抑制竞争还是鼓励竞争的呢?抑制竞争的。


如果它是抑制竞争的,我们为什么还要去申请专利?


如果专利是抑制竞争的

我们为什么需要它?


我想用一个故事来解释这个问题。


比如从我们这个会场出去一公里的地方,有一袋金子。我们在座400人,全部都想跑过去抢那袋金子,这叫竞争。


但是我们知道最后只有1个胜利者,剩下的399人其实都是陪跑的。

 

所以作为一个理性人,我就劝大家都别跑了,我来跑。大家会说,凭什么对不对。谁都不服气,大家都要跑。结果是造成了399人的时间和体力浪费。

 

有什么有效的办法能够避免这种浪费呢?


有一种办法,我指着其中一个人,告诉其他399个人说,这个人叫刘翔。你们还跑吗?不跑了对吧。


所以专利的作用是什么?及早地彰显出(或者承认)你对于别人的异质性。


你提前说你是刘翔,大家就该干嘛干嘛去了。


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说,一艘船沉了以后,有好几家公司要打捞这个沉船。


其中一家打捞公司就和法庭申请禁止令,说法庭你必须阻止其他公司去打捞这个沉船,让我独家来打捞这个沉船。


法庭说,凭什么让你去打捞,而不是让别人去打捞呢?


这家公司说,因为你能够打捞上来的东西价值是有限的。如果人人都打捞的话,这个成本就会高到最后这艘沉船不值得打捞的地步。


但是如果你让我们来打捞的话呢,整个成本就会大大降低,因为我们公司现在能够做到对这艘船的精确定位,别的公司连位置都还不知道。


最后法庭说,好,就单独给你来打捞。


所以专利背后的故事就在于说,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抑制竞争就是不好的,有的时候,它可以减少社会资源的浪费。


创业者为什么要拥有专利?

手里的石头越多,过河的可能性越大


其实很多专利被发明出来的时候,它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就像我们创业的时候摸着石头过河一样。这一块石头先摸好了,然后下一块石头再摸稳了,但是最后它通向何方,谁也不知道。


但是如果你手上有很多块石头的话,其实你到达彼岸的机会就会比别人大得多。


你和别的公司合作,你把手里的石头亮出来,我有这些石头,你也有一些,加起来就是一个专利池,我们一起到达彼岸的可能性,就比别人大很多。


你呢,一点专利都没有,就不要玩了,去玩点别的吧。


所以在创业的故事里面,我说抑制竞争还是好的,手里的专利越多,跑赢的概率就越大。


90%以上专利都躺在专利局中

是什么造成了专利的沉睡?


我们知道,现在我们大部分的专利其实都是没有实际用途的,90%以上的专利都躺在专利局里面睡觉。


今天我们很多专利的所有权归谁?不是归个人所有,而是归国家和单位所有。为什么?因为很多发明创造都是政府资助的。


政府资助做完以后,申请完专利,所有权归政府。这导致很多专利的商业化开发不够充分,因为发明人并没有实际的所有权。


另一方面,科学家呢,也没有动力也把这些专利商业化,他们就愿意做科研,做完一个再做下一个,结果耗费大量资金研发出来的东西,就那么浪费地放在那里。


但是我们知道,一个专利从它产生,到能够真正使用之间的距离其实是非常大的。


没有开发产品价值,没有被商业化的专利,在庞大的专利局里面仅仅是噪音而已,根本无法带来技术的进步。


美国如何盘活沉睡的专利?

让所得归开发人所有

美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制度叫《拜杜法案》,它规定政府资助发明出来的专利,发明人有权拿去做商业开发,所得归发明者所有。


这样一下子盘活了大量的发明创造。


我们今天经济学里面流行一句话是说,我们既要把饼做大,又要把饼分好。


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这句话最大的问题是,它把“做大”和“分好”这两个动作的关系给切分开来。


它认为是要先把饼做大,后把饼分均。其实怎么去分饼,决定了你的饼能够做多大。


过去资本很重要。出资本的人拿大头、出人力的人拿小头。今天,人力比资本更重要。我们要倒过来,出资本的拿一个固定的分成,出人力的人拿剩下的那个无限想象的饼。


如果发明者能够进行商业开发,他能够把这个饼做得更大。科研人员有了市场的牵引,再也不是盲目地说,我就是为了科研而科研,为了发表论文而发表论文,为了申请专利而申请专利。

news information
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