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列
successful case
专题 | 超凡知识产权发布“专利、商标十大典型案例(2016-2017)
来源: | 作者:chaocheng | 发布时间: 2017-05-02 | 70 次浏览 | 分享到:

「专题 | 超凡知识产权发布“专利、商标十大典型案例(2016-2017)」


案例1:“拉杆箱”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



当事人



原告:徐丽君

被告一:东莞市名将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二: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徐丽君是专利号为201230063694.5、名称为“拉杆箱”的外观设计专利(以下简称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原告发现被告一东莞市名将商贸有限公司在被告二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开设的京东商城网站上销售涉嫌侵权产品。超凡在代理本案诉讼之后,先通过公证方式在线购买了涉嫌侵权产品,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支出。最终法院的判决结果为:1、被告一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侵权产品;2、被告二停止销售、许诺销售涉案侵权产品;3、被告一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三十万元,被告二在三万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4、被告一赔偿原告诉讼合理支出两万六千肆佰二十元,被告二在两千陆佰四十二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案件亮点



1.如何证明仅在网络平台销售者的制造行为

在互联网时代,涉嫌侵权者仅在网络平台销售的情况下,证明其实施了制造行为较为困难。本案代理律师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根据细节推定并成功说服裁判者,最终成功获得认定被告一实施制造行为的胜诉判决。首先,被控侵权产品的标识体现制造者信息,例如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合格证、保修卡。其次,涉嫌侵权产品中的商标均为被告一的注册商标,商标分类号为18类,包含手提旅行包(箱)、旅行包(箱)。在庭审现场拆封的经公证购买封存的被控侵权产品的外包装、拉链、合格证、保修卡上,均含有上述商标,而且涉嫌侵权商品拉链上的商标系经注塑工艺形成,并非后续为销售进行额外所贴的简易标签。再者,公证书中均体现被告一以制造者的身份销售被控侵权产品。


2. 如何为权利人争取较高赔偿额

法院在专利侵权案件判赔中普遍适用法定赔偿方式,但赔偿额过低的问题广受诟病。如何通过律师工作争取高额赔偿一直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也逐渐成为我们的优势之一。根据公证书中显示的涉案侵权产品在京东平台和天猫平台的月销售量、上市时间、售价,可以计算出被告一侵权获利额远远超过原告主张的赔偿额。另外,超凡律师在庭审当天提交了京东和天猫网站上被告仍在销售的相关记录,由此可见被告一的恶意。综上,我们主张的30万元索赔额是根据被告侵权事实提出的,具有合理依据。


3.如何证明网络平台的责任

在避风港规则的护佑下,电商平台屡屡逃脱责任。本案代理律师通过创造性的工作,最终成功获得平台承担连带责任的胜诉判决。涉案网站jd.com系被告二所经营管理的网站。被告二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在得知原告已经起诉且其派员参加诉讼之后,对于这种明显的外观设计专利侵权行为,仍然允许被告一继续在其平台上销售被控侵权产品,与被告一构成共同侵权,对于损失扩大部分需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徐丽君”的代理人。



案例2:“滚轮式粘尘机的传动装置”无效宣告请求案




当事人



无效宣告请求人: 深圳市铭思拓技术有限公司

专利权人:深圳市方泰设备技术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深圳市方泰设备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称方泰公司)享有发明名称为“滚轮式粘尘机的传动装置”、专利号为201420786681.4的实用新型专利权。该专利包括10项权利要求,其中独立权利要求1是关于粘尘机的传动装置的权利要求,请求保护“一种滚轮式粘尘机的传动装置,其特征在于,包括清洁滚轮及驱动轴,所述清洁滚轮及驱动轴通过联轴器连接。”


该产品在市场上推出后,方泰公司发现深圳市铭思拓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称深圳铭思公司)涉嫌专利侵权,遂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在起诉后,深圳铭思公司对涉案专利提起无效宣告请求,试图中止诉讼并将该专利无效掉以逃避侵权责任。在深圳铭思公司提起无效宣告请求之后,方泰公司委托超凡代理该案的无效答辩。


超凡代理律师发现涉案专利曾作过专利权评价报告,该评价报告的结论是权利要求1-10不具备专利法第22条第3款规定的创造性。方泰公司认为审查员对本专利作出的评价报告结论有失偏颇,提出更正请求,但是复核意见仍然维持了原评价报告的结论。由于专利权评价报告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进行了公开,因此无效请求人在其提起的无效请求书中引用了评价报告的意见。


尽管存在上述诸多不利因素,但是超凡代理律师经过研究后认为证据1中粘尘机在动力传输方式及解决的技术问题上与本专利完全不同,证据1中的清洁滚轮是一个整体的轴,其并未公开“所述清洁滚轮及驱动轴通过联轴器连接”的区别技术特征,也没有给出任何采用该区别技术特征以解决相应技术问题的启示。由于上述区别技术特征没有被证据1公开,并且上述区别使得本专利能方便地拆除粘尘机中的清洁滚轮,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了成本。因此,本专利权利要求1具备创造性,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在无效宣告程序中,超凡律师提出前述答辩意见,得到了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认可,最后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了维持该专利权有效的决定。



案件亮点



在专利权评价报告认定本专利缺乏创造性,并且经复核之后仍然维持原评价报告意见的情形下,该专利在无效宣告程序中仍被维持有效,充分体现了超凡在专利领域的专业水平。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深圳市方泰设备技术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3:“拉杆箱”国外展会投诉案




当事人



投诉人:德国某知名箱包公司

被投诉人:上海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展会:德国奥芬巴赫冬季国际皮革制品交易会

香港APLF-Fashion Access时尚汇集展览



案情简介



2016年2月,上海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为上海某公司)在德国奥芬巴赫举行的冬季国际皮革制品交易会上,被德国某知名箱包公司(以下称为德国某公司)投诉,相关产品被展会方撤架。上海某公司与展会方交涉未果,产品最后被警方暂扣。同年9月,在香港举行的APLF-Fashion Access时尚汇集展览上,上海某公司又被德国某公司投诉,相关产品再次被撤架。


对此,超凡紧急介入,联合超凡在德国以及香港当地的合作所,对案情进行了研究,制定了应对方案。随后,我们协助上海某公司与展会方、德国某公司进行交涉,提出了我们对专利的理解和对产品的修改。通过努力,展会方和德国某公司同意退还两次展会扣留的相关产品给该上海公司,并同意其继续展出。

为避免竞争对手设置的知识产权障碍,在超凡建议下,上海某公司委托超凡对德国某公司在德、日、美以及中国的所有专利进行了全面检索分析。基于该上海公司的产品及德国某公司的专利情况,筛选出了存在侵权风险的专利,并采取了措施以规避侵权风险,如检索现有技术/设计、进行规避设计。在之后中国、日本、美国的展会上,该上海公司没有再遇到德国某公司投诉的麻烦,展会得以顺利进行。该上海公司通过应对前述知识产权争议,积累了很好的知识产权维权和应对的经验,并为该上海公司在外国的商业谈判中增添了力量。



案件亮点



目前,知识产权是打击竞争对手的有利武器。因此,企业应当做到,“产品未上市,知识产权先行”,提前做好知识产权布局。同时,要监测跟踪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动态,并准备好应对措施,避免受到他人知识产权攻击。本案证明,超凡已具备应对和解决海外知识产权纠纷的能力。随着中国企业的做大、做强,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走出去,相信超凡能很好地为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扬起知识产权之帆,护住知识产权之航。”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上海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4:“海底捞”商标民事侵权纠纷案




当事人



原告: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

被告:洛阳新派海底捞酒店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海底捞”是国内知名的火锅连锁品牌,在北京、上海、新加坡、美国等城市和国家有百余家直营连锁餐厅,拥有“海底捞”、“好火锅自己会说话”等注册商标。


2014年,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底捞公司”)发现洛阳新派海底捞公司(以下称“洛阳新派公司”)实施了擅自使用其注册商标、企业字号的行为,遂委托超凡律师进行维权。在接受委托后,超凡律师请求公证机构对洛阳新派公司所开的“海底捞火锅”餐厅进行了拍照公证,同时对洛阳新派公司在美团网、大众点评网上发布多条团购信息的网页进行了公证。


2015年中旬,超凡律师代理海底捞公司向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洛阳新派公司侵犯海底捞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经济损失及为本案支出的各项合理费用。


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定洛阳新派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并判决洛阳新派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海底捞”、“好火锅自己会说话”等商标;并停止使用“海底捞”字号进行经营,并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不得含有“海底捞”字样;同时赔偿海底捞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50万元。



案件亮点



我国企业名称登记实行分级管理,一般由各区县工商局对本辖区内企业的名称进行审核、登记和管理。因此,全国各地存在大量将知名企业的商标登记为企业字号并进行宣传和使用的不法现象。本案中,洛阳新派海底捞酒店有限公司将“海底捞”登记为字号,并在宣传和经营中大量使用“海底捞”文字标识,具有较为明显的“傍名牌”意图。超凡律师在代理过程中,全面分析侵权行为的表现形式和性质,最终决定采取将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行为一并起诉的策略,既打击了恶意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同时也迫使侵权方变更企业名称,完满实现当事人的维权目的。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四川海底捞餐饮股份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5:“电动独轮车” 发明专利无效宣告请求案




当事人



专利权人:陈和

无效宣告请求人:纳恩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廉芳芳、安秋锦



案情简介



2017年4月13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公开口头审理了“电动独轮车”发明专利号ZL201110089122.9无效宣告请求案,涉及编号为4W105140、4W105147、4W105156的三件无效宣告请求。201110089122.9号“电动独轮车”发明专利的发明人及申请人均为陈和,申请日为2011年4月1日,授权公告日为2013年8月21日。


专利说明:本发明提出了一种站立式的电动独轮车,该电动独轮车主要是改变了以前业内提出的独轮车的结构,在踏脚板的上方设置了一个与车体相连的靠腿板,它的作用是使操作者的腿能够靠住车体,除了踏脚板上的蹬足处以外,增加了一个基本固定的连接点,使操作者的每条腿与车体之间有了两个连接点后,操作者就可站稳在踏脚板上,稳定地操控车子了。此外,本发明还增加了一些友好的人机界面的设计:设计了可折叠式的踏脚板;轮子外加设了轮子护罩,以免衣物卷入轮中;轮子上方加设了为方便携带与搬运用的提手。本发明所提出的电动独轮车,稳定性较好,易于操纵,也使初学者易于掌握其驾驶技术。可以成为一种个人代步的交通工具。



(“电动独轮车”专利附图)


纳恩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共提交了23份证据,认为:1、本专利权利要求1-9不符合专利法第20条第1款的规定;2、本专利权利要求1-9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4款的规定;3、本专利权利要求1-9不符合专利法第26条第3款的规定;4、本专利权利要求1-9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不具有创造性。并根据提供的证据进行了详细的陈述说明。


针对上述专利,先后有不同请求人提出过八次无效宣告请求,与该专利相关的专利侵权纠纷涉及国内大部分电动平衡车生产厂家。前五个无效宣告请求中的四个,请求人在口头审理后提出撤回请求;针对未撤回的一个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4年7月16日做出维持专利权有效的审查决定。本次口头审理的三个无效宣告请求,共涉及四方当事人,无效理由涉及多项法律条款,其中包括首次作为无效理由提出的法律条款,预计该系列案件对于这一无效理由的具体适用标准将会产生较大影响。



案件亮点



该案属于涉及重大经济利益的案件,在行业内影响重大,另外,该案的无效请求理由中所涉及到的专利法第20条第1款以及专利法第29条第2款(影响新创性)为无效宣告中甚少涉及的法条,特别是专利法第20条第1款是自专利法增加此条款的修改以来,第一次在无效请求中适用此法条,本案属于涉及重要疑难法律问题的案件,因此,专利复审委员会将该案列为“重大案件公开审理”的第四例案件并成立五人合议组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委托人“纳恩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6:“男士”商标民事侵权纠纷案




当事人



原告:广东雪洁日化用品有限公司

被告:纳爱斯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广州市人人乐商业有限公司

被告:广州市人人乐商业有限公司大石购物广场



案情简介



2012年12月21日,原告经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获得第7763084号商标专用权,核准使用在第21类“牙刷”商品上。2015年6月2日,原告申请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对被告广州市人人乐商业有限公司大石购物广场公证购买“纳爱斯男士牙刷”一个,后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连带赔偿10万元。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虽然被告对原告的第7763084号商标提起了无效宣告,并据此向法院提出中止审理的申请,但现行法律并未将申请注册商标无效作为中止的法定事由,故对于中止申请不予支持。其次,“男士”并不能单独作为指示牙刷商品的通用名称,同理,“男士牙刷”也不能成为商品的通用名称。第三,被控侵权产品包装上使用的“男士”字体畸大,“牙刷”字体畸小,在整个标识中,“男士”明显突出使用,处于显著位置,客观上产生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第四,被告突出使用“男士”文字,已经超出正当使用的范畴,不能认定为正当使用。最终认定被告构成侵权。


被告不服,上诉至二审法院,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相对于“男士”标识,被告在被诉侵权产品上已突出使用其自有注册商标“”和“”。其次,被告的“”商标是以通用的文字构成,有其本来含义,被告在自己商品上使用“男士”标识是用于描述自己商品的消费对象即男士(男人)。第三,原告的“”商标未经长期使用而具有较大的知名度,纳爱斯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男士标识并无攀附的恶意。第四,被告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男士”标识不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和误认。最终,二审法院认定,“男士”标识直接描述商品的消费对象,不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被告的行为属于正当使用,不构成侵权,据此判决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的一审诉讼请求。



案件亮点



本案明确了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不构成商标侵权行为的基本标准。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基本行为是在商业标识意义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标的行为,也即是说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必须是商标性的使用,他人以不具有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作用的描述性使用,不构成商标专用权的侵犯。而注册商标中含有公共领域中的描述性信息的,无权禁止他人对注册商标中所包含的描述性信息进行正当使用,因为该种使用本质上属于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故而不应认定构成侵权。本案中,尽管“男士牙刷”不属于通用名称,但“男士”标识直接描述商品的服务对象,不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纳爱斯公司在被诉侵权商品中使用“男士”标识,属于正当使用。


在本案之后,原告的“男士”商标在商评委的无效宣告程序中被认为属于仅直接表示了指定商品的消费对象的特点的文字,难以起到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缺乏显著性,而最终宣告无效。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纳爱斯集团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7:“国酒茅台”商标异议案


当事人



异议人(5家企业联名异议)

四川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四川郎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四川沱牌舍得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被异议人: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案情简介



2012年,被异议人茅台公司申请的“国酒茅台”商标初审公告,曾引发白酒行业的震荡,白酒知名企业群起而攻之,用各种形式表达了不满与反对。在3个月的异议期内,商标局共收到37个异议人提出的132份异议申请,异议主体不但包括五粮液、剑南春、汾酒股份、中粮酒业、双沟股份、衡水老白干等知名白酒企业,同时还有网络媒体、律师、商标代理机构等。在这其中,四川五家知名白酒企业(五粮液、剑南春、郎酒、水井坊、沱牌)的联名异议申请尤为受人关注。


由于案件涉及众多主体,且案情较为复杂敏感特殊,直到2016年年底,商标局才下发裁定结果,裁定认为:“‘国酒茅台’商标中的‘国酒’一词带有‘国内最好的酒’、‘国家级酒’的评价性含义,若由茅台公司永久性地独占使用,容易对公平的市场竞争秩序产生负面影响,因此‘国酒茅台’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具有其他的不良影响,遂不予核准注册。”



案件亮点



在商标局2016年审理结案的上万件异议案件中,“国酒茅台”商标案无疑最受关注,该案件不但创造了异议主体数量最多的记录,其受到的媒体及社会大众关注也是前所未有。在代理该案件的过程中,超凡知识产权组建了律师团队,针对案情制订异议策略,并在与客户协商一致后形成了多达2万余字的异议理由书以及500多页的证据材料。在异议理由中,超凡代理团队提出的核心异议理由得到了充分的认可与支持。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异议人“五粮液、剑南春、郎酒、水井坊、沱牌”的代理人。



案例8:“复美欣”商标异议复审行政诉讼案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原审第三人:西安巨子生物基因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北制药公司)于1998年1月22日向中国商标局申请在片剂;粉针剂等商品上注册第1258350号“”商标(引证商标),该商标于1999年3月28日被核准注册。


西安巨子生物基因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安巨子公司)于2010年10月21日在第10类医疗器械和仪器等商品上申请注册第8763632号 “”商标(被异议商标),并于2011年10月28日获准注册。   


东北制药公司于2011年和2013年分别向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异议和异议复审,均未获得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的支持。


东北制药公司不服,向一中院提起诉讼,经审理,一审法院认为:引证商标注册在第5 类药品、片剂等商品上,而被异议商标注册在第10 类医疗器械等商品上。二者产品类别差别较大,使用的方式与目的有着非常大的差别,一般消费者在通常的理性条件下即可以进行区分。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不会导致消费者的混淆与误认。最终,法院判决维持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异议复审裁定。


东北制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东北制药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引证商标在粉针剂商品上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已达到驰名程度。鉴于引证商标与被异议商标相同,考虑引证商标已构成驰名商标,若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共存于各自指定或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或误认为二者之间存在特定联系,从而使引证商标所有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故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情形。据此,判决撤销一中院作出的判决以及商评委做出的裁定,责令商评委重新作出商标异议复审行政决定。



案件亮点



引证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后才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其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事实可以作为认定引证商标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的参考因素,并可能对判断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近似与类似产生一定影响。


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的审理指南》中关于驰名商标的认定与保护问题第1条,适用2014年5月1日起施行的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或者第三款的规定申请对诉争商标不予核准注册或者宣告其无效的,应当以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达到驰名状态为要件。当事人提供的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后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等证据能够证明引证商标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已处于驰名状态的,应予采信。


本案中,虽然引证商标认定驰名的时间略晚于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日,但是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时间与引证商标认定驰名的时候仅仅相隔1年,又由于西安巨子公司与东北制药公司同属医药行业,对于引证商标的知名度的认知应当明显早于一般公众。再结合东北制药公司在异议复审阶段及一审诉讼中提交的大量证据,足以证明引证商标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上述知名度的证据是早于被异议商标申请日的,结合之后认定的驰名商标的证据,足以证明引证商标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前已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处于驰名状态。


最终,二审法院支持了东北制药公司的上诉请求。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9:“DILÁLI及图”商标加拿大异议答复案




当事人



异议人:Sociedade Dos Vinhos Borges, S.A.

被异议人:香港迪拉丽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2014年3月18日,被异议人委托超凡向加拿大知识产权局提交了商标“DILALI及图”的注册申请。当值审查员于2014年11月27日引证在先商标“DALILA”驳回商标“DILALI及图”的注册申请。超凡积极应对,最终复审成功。该商标于2015年8月26日初审公告,公告期两个月。


异议人“Sociedade Dos Vinhos Borges, S.A.”基于其在先商标“DALILA”对该公告商标提出异议。超凡迅速采取行动告知被异议人,并委托加拿大律师于2016年4月4日对该异议进行答复。异议人未在规定时限内提交证据材料支撑其异议理由,该异议申请直接视作无效。被异议人商标最终于2016年12月9日顺利注册。



案件亮点



根据加拿大商标法规定,一旦商标被提异议,若被异议人不进行答辩,则商标将直接无效。同样的,若异议人未在规定时间内进行相应的应对,则异议将直接视为放弃。本案中被异议人积极答辩,在维持了商标有效性的同时,使异议流程走到异议人提交证据材料阶段,迫使异议人必须在规定时限内提交相应证据材料以维持异议的有效性。最终,异议人出于多方考虑未按时提交证据材料,导致异议失败,被异议商标顺利注册。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被异议人“香港迪拉丽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代理人。



案例10:“金熊”商标异议答辩案




当事人



答辩人:里格贸易有限公司

(欧洲著名糖果品牌“哈瑞宝/Haribo”旗下负责知识产权管理的公司)

异议人:林德和斯普伦杰利巧克力公司

(世界顶级巧克力品牌“瑞士莲/Lindt” 的所有者)



案情简介



“小金熊图形”(如下所示)和“GLODBEARS”(中文含义为“金熊”)是“哈瑞宝/Haribo”独创的用于其糖果产品上的商标。2014年3月17日,答辩人在第30类“糖果;甜食”商品上申请了“金熊”商标。该商标于2015年12月6日初审公告,后被林德和斯普伦杰利巧克力公司基于其在先注册的“小金熊”商标提起了异议。收到异议答辩通知后,我们立即对异议人的“小金熊”商标提起了无效宣告,目前无效宣告已获胜。我们已将无效宣告的裁定书提交给商标局,相信将很快收到“金熊”商标准予注册的决定。




案件亮点



这是两大糖果业巨头之间的商标之争,从欧洲延伸到了中国。答辩人在全面了解双方在中国的商标注册情况之后,迅速采取了有力的回击,通过对异议人引证商标的无效宣告,保住了本案的“金熊”商标。同时我们也应当从本案中吸取对方的教训:在提起异议或无效宣告之前,务必要对其他相关的在先权利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否则有可能由于对方的还击而失去自己原本的商标权。

本案中超凡律师为答辩人“里格贸易有限公司”的代理人。